衡量美国企业投资规模的指标,在5个月内第四次出现下滑,表明美国的企业主信心正在下降。与此同时,全美地产经纪上协会(NAR)也表示,今年1月,约占全美国住房销售量九成的现房销售不增反降,连续第二个月刷新三年多来最低记录,同时房价涨幅为将近7年来最小。

费城联储公布的2月商业指数从1月的17降至4.1,为2016年5月以来最低水平,同样远远低于接受道琼斯调查的经济学家14的平均预期。Deltec International Group首席投资策略师罗杰斯(Hugo Rogers)在接受CNBC采访时表示,“随着基本面数据恶化,未来几个季度将开始再次对资产价格产生负面影响。在这一点上,美联储也许不能继续采取观望的态度了,他们需要有所行动。”

IHS Markit还表示,2月美国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(PMI)降至53.7,为17个月来低点,较上月(54.9)也有所下滑。IHS Markit在一份新闻稿中表示,受访者多次提到“客户需求疲软,部分原因是制造业供应链的不确定性和对全球贸易前景的担忧。”

同日公布的世界大型企业联合会(Conference Board)的领先经济指数1月份连续第二个月下跌,这是该指数自2016年初以来首次出现背靠背回落。

此外,欧元区公布的经济数据也同样悲观。欧元区2月制造业PMI跌破荣枯线,为2013年6月以来首次,并创68个月来新低,制造业新订单降幅创近6年来最大;欧洲“火车头”德国的2月制造业PMI初值继续下滑,创74个月来新低。但该国2月商业信心升至4个月新高,服务业新就业增速加快。

上周四,斯托克欧洲600指数下跌0.3%,其中银行业板块创当日最大跌幅。上周三,有媒体报道称,瑞典银行(Swedbank)涉嫌洗钱,该股在随后的两个交易日均大幅收跌。

部分公司季报给美股带来压力

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还了解到,就在一天前,美联储还公布了1月份的会议纪要,该会议纪要强调了美国经济所面临的下行风险,其中包括“财政刺激迅速减弱,或金融市场进一步收紧”。但同时,美联储也暗示,其可能会比预期更快地结束资产负债表的正常化进程。

由于许多人将美联储的缩表视为其收紧货币政策的一种形式,美联储释放的信号对于全球的股市和投资者来说都是利好消息。因为美联储对未来的加息表现出了耐心,以及外界认为美国经济将受益于贸易谈判的进展,标普500指数年初至上周四收盘已上涨超过10%。

年初以来,纳指和道指已分别上涨12%和11%。Cresset Wealth Advisors首席投资官杰克·阿布林(Jack Ablin)在接受《华尔街日报》采访时表示:“许多数据都不及预期。税改计划的目标是在美国进行再投资,但我们还没有看到生产率的提高。”

尽管美国12月耐用品订单环比涨1.2%,但一些分析师表示,由于近期美国政府创纪录的关门事件,这些数据已经过时,无法给予太多关注。“我们看到的不是1月份数据,而是去年12月的数据,那是在政府停摆开始之前。”阿布林表示。

不仅如此,一些令人失望的公司季报也给美股带来了压力。上周四,霍梅尔食品公司(Hormel Foods)收跌2.6%至41.99美元;达美乐披萨(Domino's Pizza)暴跌9.1%至253.01美元,此前该披萨连锁店公布的利润和销售额令投资者失望。

其他个股中,由于杜克大学明星球员锡安·威廉姆森(Zion Williamson)在于北卡莱罗纳州立大学的比赛期间球鞋破裂导致他受伤,体育用品巨头耐克收跌1%,至83.59美元。

此外,美国权威消费者期刊《消费者报告》称,由于可靠性问题,它将不再推荐特斯拉Model 3,这导致特斯拉上周四收盘大跌3.7%,该股年初至今跌超12%。

在一场新闻发布会上,《消费者报告》称,“特斯拉Model 3的车主们告诉《消费者报告》称,Model 3的问题包括车身装饰和玻璃方面的缺陷。”